Pear

论吸烟

坐公车的时候最怕遇到的就是老烟枪。一杆老烟枪挤上车,神奇地插足到你觉得肯定站不下人的地方,紧挨着你。他似乎也很庆幸能挤上这车,长呼一口气,于是你的噩梦开始。一路站过来,你会觉得旁边的这人呼吸粗重到不知羞耻的地步,或者恰巧这人是个业务员,一路点头哈腰地和电话那头的x总阿谀奉承,那可就更加难受了。

并不知道国外的情况,在中国吸烟的普及如此之广,抽烟人群比我党党员数量更甚,抽烟的历史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阶段还要漫长。吸烟不单单是个人的行为,已经演变成和酒一样成为一种生活态度或者说文化?林语堂甚至说过这么一句“读书时需放开心胸,仰视浮云,无酒且过,有烟更佳”。雄踞初高中语文教材的鲁迅先生嗜烟如命,他在吞云吐雾中批判国民劣根性,却无法透过迷漫烟雾审视自己抽烟的陋习,最终死于肺病。 烟民们一面承认吸烟会带来健康上的危害,一面又吞云吐雾不能自已。

不得不承认,在新一代人中不吸烟的人还是很多的。身边吸烟的朋友似乎也没有上一代人的烟瘾大。以一个没有吸烟经验的人看来,吸烟无非满足了年轻人两方面的需求:酷和社交。抽烟的酷,其实我并不能理解。按照常理来说,酷的人应该是个性突出,给人特立独行的印象。将自己没入浩瀚的烟民大军中,何来个性可言呢。豆瓣女青年抽烟摆酷,还是稍能理解的。至于另外一个社交需求,我是很能够理解的。在没出校园之前,我就很严肃认真地考虑过,以后是否需要偶尔抽烟以融入这个社会。后来进入不同的公司工作,更能够切身体会其中的神奇之处。就如女生间总会三两结群上厕所一样,公司的男同事之间也存在着打个招呼三两结群一起到楼梯间抽烟的怪象。新同事之间往往是通过这种方式慢慢熟络起来。就算在天生带有防范意识的客户关系中,也存在这样的情况。假如能够和客户一起抽着烟谈事情,多半代表这个事情已经成了。烟,是有抽烟嗜好的男人间最自然的交流土壤。这种嗜好普及而又自然,双方在交流中甚至忘记了烟的存在,只是一连贯掏烟递烟点火的动作之后,就可以开始各种形形色色的话题。还有烟民说,独自抽烟其实是自己与自己的交流。没有这种自交经历,也就无法体会个中韵味了。

扯这么多,事实上证明我对抽烟本身没有任何不满之处。不抽烟的人并不比抽烟的人高尚。

而我真正想说的是:自己愿意什么作死就怎么作死。因为抽烟而引起无辜群众恶心的人,都该被谴责。请自重!

 

附:中国人的抽烟历史有多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