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

离家

又是过完春节离家的前一晚,又是这种感觉。这么多年以来,似乎活在一个循环里面,过年回家前一事无成愁容满面,过年后离家前又百感交集有些不舍。比如晚上,小侄女过来和我说,可不可以不要去上班了,呆在家里,给我发工资。我说你哪里来的钱,她说她过年收了很多钱。两个侄子吵着要和我去广州,煞有其事的把自己的衣服都塞到了我的行李箱里,又煞有其事的找了个闹钟放在床头,怕明天睡醒了我已经走了。我只能煞有其事的答应着,心里想着小孩子的单纯。

可能是因为今天陪玩了一天,又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吧。侄子侄女并不是我的义务,他们在家里过得也并不是不好,但是我看到他们,总会油然而生一种愧疚。生在我的家庭,我明白个中的心酸和无奈。自己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就是要摆脱这种无助。

以上,对小孩子的一些感慨。

过年这几天,实在也是过得简单潦草

  • 大年三十,错过订好的9点高铁,庆幸还能在高铁站买到当日回家的票,赶在年夜饭之前回到了家
  • 初一,在家祭祖带小孩
  • 初二,参加了不是那么开心的聚会,重游了一遍已经面目全非的高中母校。又因为朋友的车胎爆了折腾到半夜1点才到家。也是经历了这次聚会,更加看清了一些人的不靠谱。
  • 初三,老男人聚会,又收获一些惆怅。聚会的流程照本宣科,谈话的重点缺变成了什么时候结婚。
  • 初四,一位老亲戚来了,一家人陪了整整一天。想起对这一位老亲戚的记忆,是哥哥结婚的时候,由这位老亲戚主持的婚事。至今已11年了。老哥说其实六年前他也来过一回,我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了。
  • 初五,带着小孩玩,满足了他们念叨许久的小愿望。其实他们的愿望,只是买一副羽毛球拍,带着去几个公园玩一下而已。
  • 初六,即将归程

简简单单的五天,如果我不记录大概十天半个月后就回想不出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